如果有人来找我玩会很高兴【
想要一样喜欢全身组平和组和レトさん的伙伴【【
PM厨
是个画渣
正在努力中
レトさん超绝可爱

看p站太太的小说

喜欢上奇奇怪怪的paro

文笔又不好驾驭不起来

sadsadsad

关于某个迷之魔法学院发生的故事


*记一个奇奇怪怪的脑洞
*私设众多
*厨二全开
夜晚的都市依旧喧嚣。霓虹灯划过黑夜留下炽热的弧度,大街小巷,红男绿女,擦肩而过后又背道而驰。邻家的犬只似是有些不安,又给这夜晚的都市填上新的音律。与白天的都市一样喧嚣,又与白天的城镇有哪里不同。
大楼小楼鳞次栉比,大街小巷错综复杂,混乱而整齐。都市里生活的人很是了不起,小小的一片地也总能划出个大世界来。城市的中央有一家的博物馆,是市政府出资建造的,隶属于国家。因为这里姑且还算是大都市,里面收纳了许多的精品。博物馆是采用哥特风格的,在夜晚应该已经关闭的博物馆的塔顶上,一个黑影立在那,似乎在等候着什么。
他所等的东西来了。
一只黑白相间螃蟹样的生物,戴着小巧的高礼帽,揣着华美的蓝宝石,顺着墙面爬了上来,又爬上了黑影的肩头。
这个黑影明显是一个少年人的。少年人的黑影在楼与楼之间轻盈地穿梭,被惊扰的夜鸦扑棱着翅膀想看看又是谁惊扰了夜的梦,只发现黑白相间带着奇异笑容的诡秘面具。
少年的身形还是单薄,十四五岁的样子,穿着一身小礼服,绿色衬衫的袖口没有整理清楚,稍微有点散乱。高礼帽下凌乱的棕色发丝稍稍泄出,安静地贴在鬓角。黑色的披风被风吹开,往里盛进了星星和月亮。少年的肩膀上趴着那只黑白相间螃蟹样的生物,怀抱着一颗蓝色的璀璨的宝石,一动不动仿佛一只玩偶。
白手套抚在耳廓,少年似乎是在和谁联络的样子,面具下传来明显经过电音处理的声音。
“キヨくん。”
“はいー"
“キヨ?”
“はいー(΄◉◞౪◟◉`)”
“カヨ?”
“はい٩( ᐛ )و!”
“任务中不要玩了,这是真的在任务中哦,难不成キヨくん已经笨到连这个都搞不清了吗。”
“wwwww"少年的耳边传来一如既往聒噪的笑声,然后声音忽然低沉。
“那么レトさん,下个路口请左转,接应已经做好了。”
少年人转身,向左驰去,少顷,被惊扰的夜鸦却再也寻不到他的身影。
突然消失,就仿佛他突然出现一样。
邻家的狗再一次被什么惊扰,都市的夜依旧喧嚣。
时间迈着它的脚步,伴随着喧嚣的都市的夜渐渐归于沉寂,第二天的太阳如约敲响了每户人家的窗。
“于昨夜本市博物馆所收藏的普拉蒂尼蓝宝石失窃,警察正追踪痕迹,调查犯罪者身份中。”
“现在为大家播报下一条新闻。”
布着可爱螃蟹图案的餐布上摆着布着可爱螃蟹图案的餐盘,餐盘上累着烤到表面酥脆焦黄的吐司,吐司上是略微有点融化的黄油,和几片冒着热气流着油的培根,为了荤素搭配,旁边还点缀了两三片番茄和西兰花。
レトルト一边看着每早的早八点,一边用刀叉切下一片面包,放进嘴里咀嚼。刀叉上也是有着螃蟹的图案的。
キヨ叉起餐盘里的番茄,最后把它们丢进了レトルト的餐盘里。
“キヨくん为什么讨厌番茄。”レトルト将番茄放入嘴中。他的声音软软糯糯,带着咀嚼东西的含糊和严重的鼻音。
キヨ将一大块培根叉进嘴里。“因为不好吃所以讨厌。说起来,レトさん,你真的有留下痕迹吗w”
“不可能有痕迹的啊。”レトルト鼓着腮帮子说道。“怪盗的レトルト和笨蛋的キヨ。虽然有着笨蛋的存在但有着偉いのレトやん还是非常顺利的完成了任务哦。”
“哈————?”
“说到底这次要出任务归根结底是キヨくん的错吧?魔法召唤阵学不及格导致学分不够还要靠任务来凑。你召唤出来的到底是什么啊。”レトルト嘲笑着キヨ,然后将两人的空盘子堆叠起来,放到キヨ面前。“今天的盘子由一切的罪魁祸首的キヨくん洗。”
キヨ把盘子推到レトルト前面。“不,今天该轮到レトさん了哦?yuusya可是很可爱的黑猫哦!而且说起来レトさん不也是嘛!空间魔法的计算完全不行嘛!空间魔法的计算学的分数比我魔法阵学的分数还低!明明场地魔法都没问题?”
“…………真拿你没办法,那一人洗一半好了?”レトルト皱着眉把餐盘分成两堆,明显多出几盘的一堆又推了回去。
“这是我这边的台词才对?”キヨ无奈地将盘子推回去。“レトさん好好加油啦?”
“这个假期结束了以后,我们就要分科了吧?レトさん是选择召唤科吧?毕竟你计算那么烂啊。”
“キヨくん是魔法科没错吧?毕竟你召唤出来的都是奇奇怪怪的机械朋友和长得奇奇怪怪的猫啊。”
“那我和レトさん就要分开了?宿舍不知道还会不会在一块啊……”
“……………”
“……………”
两个人很明显地沉默了下来,キヨ把玩着那颗华美的蓝宝石,打破了寂静。
“嘛,这种事开学再说也罢。レトさん,现在是夏天。”
“嗯?”
“热烈的,激动人心的足球—”
“キヨくん可以闭嘴了。”レトルト毫不犹豫地打断了キヨ的话,抱起了盘子走向了厨房。
“难得的假日レトさん继续宅在家里终有一日会变成有啤酒肚的大叔哦?这座城市刚好要举行足球比赛我们一起去看吧?”
レトルト打开了水龙头,“不行啊キヨくん,今天几号?”
“28号。”
“明天什么日子?”
“嗯—什么—日子呢——?”キヨ拖长了尾音,似乎想要装傻蒙混过去。
“交作业的日子。我们,报告还没有写哦?”
“诶——————”
“虽然艾芙丽雅石为什么会在博物馆里被展出这个问题不需要我们解决,但是任务的报告还是要写的哦。”
“…………”キヨ趴在桌子上,整个人就瘫在那。
“热烈的,激动人心的,夏天啊——”

口袋领航员


*文笔不好
*私设众多
*レトルト的精灵名字取自他以前的做的口袋妖怪革命的实况
aibo【皮卡丘】大小姐【九尾】
殿下【皮可西】订书机【巨钳蟹】
艾菲【太阳精灵】
*口袋领航员=手机


12月24号 上午9:00
现在是平安夜的上午九点,皑皑的白雪从天上飘来,落在冰冷的湖面上,垒在烟墨市本就没几个叶子的枯树上,连那小小的茅屋的帽子上都积了几片雪。
レトルト立在神奇宝贝中心宿舍的窗前,哈了一口气,窗子起了一层薄薄的水汽,他用手画出一只螃蟹的图案。
床上的aibo还在睡,它总是不喜欢回到精灵球,小小一团团巴团巴巴在被子里,小肚子一鼓一鼓的,黄色的长耳朵也一颤一颤的,身后的尾巴还时不时敲打着枕头,好像在做什么美梦。
レトルト轻轻地笑了笑,整理好自己不服贴的棕色的乱发,想了想又围上了一条围巾。他挺怕冷的。而烟墨市的天气本就寒冷,冰之道路就在隔壁,更别说是在雪花纷飞的寒冬,出了门好像就会被冻成冰。
レトルト开启了口袋领航员,时间显示上午9:00,电量已经是百分之百。
上午九点啊,レトルト想着。
估计还没起床。
レトルト又将口袋领航员插上电源,收拾了自己的东西,准备出门。
他不打算带上口袋领航员也不打算吵醒熟睡的aibo,对应烟墨市道馆的练习也已经准备了很久,他打算一个人出去逛逛。

12月24日 上午9:30
今天的早餐是蜂蜜吐司和牛奶。
吃早餐的时候,乔伊小姐说:是要出去训练吗,真是勤奋。说起来,今天是平安夜呢。
レトルト鼓着装着吐司的腮帮子,含含糊糊地插嘴:平安夜快乐!
乔伊小姐笑着说:平安夜快乐,今天的晚饭就做苹果派吧。
享用完乔伊小姐做的早餐,レトルト走出了神奇宝贝中心,毫无疑问被冷空气袭了个满怀。
他又走了回去,在温暖的室内哆哆嗦嗦嗦嗦哆哆,又鼓起勇气走出了中心。
还是冷。
即使他已经圆成了球。
レトルト又把围巾卷紧了一点。
烟墨市虽然叫烟墨市,但其实只是个与世联系不大的山间小村。这里的龙系道馆主十分强大,レトルト没有克制龙系的精灵,又或多或少被龙系克制,已经失利过一次了,现在正在特训中。
这没什么,レトルト想。
这已经是我的将要挑战的第八个道馆了,是最后一个。
我肯定比隔壁家那个不良快。
想起隔壁的那人,レトルト稍微有些郁闷。
每次23号的晚上12点,他总会收到祝福,和一长串没有什么意义的话,今年却没有。
レトルト倒不是期待着过平安夜,不如说整个城都地区对这种西方节日都不是太感兴趣,祭典却是一个比一个热闹。
只是12月24号,是一个有点重要的日子。
外面实在太冷了,レトルト缩了缩脖子,没散步多久又回去了。

12月24号 中午12:00
给大小姐和艾菲梳理了毛发,又给aibo按摩了双颊,护理了订书机的钳子,最后带着殿下去比了几场,不知不觉已经十二点了。
放在床头充电的口袋领航员陆陆续续收到了来自朋友们的祝福。
有那个足技很厉害,不知道为什么总是随身带着一瓶发黑的果酱的戴着眼镜的人,还有那个平时总是很温柔,是个忍者,痴现在的执念是去卡洛斯地方领一只忍蛙回来绿色头发的人。
没有那个红色头发总是很聒噪瘦瘦高高总是喜欢上蹿下跳的那个人。
再怎么晚也该起床了。
レトルト有些郁闷。
于是给aibo按摩的手有些重了,被受惊的aibo的电火花电了一下。
郁闷。

12月24日 下午2:30
天气太冷了,レトルト不想出门,也把自己团巴团巴进了被窝里,想要午睡。
翻来覆去总是睡不着,三五分钟就拿出口袋领航员看一看。
然后把カヨ的备注改成了アホのやつ。
什么时候自己对キヨくん这么在意了。
现在心里的这种感觉,就像原来就在手心里的东西,不知不觉就顺着指缝漏掉了,自己也不知道丢在了哪里,也不知道去哪里找。
レトルト蜷在被窝里,又把备注改了,改成了キヨ。
キヨ和他都出生在若叶镇,那是一个很小很小的城镇,有着漂亮的花田和洁白的城镇。小小的城镇生活的人也不多,只有他们两个同龄的孩子,从小就玩在一块,知根知底,感情十分要好。
但其实一开始也很生疏,レトルト怕生,但キヨ不啊。他总是喜欢来找レトルト来玩,不知不觉两个人互相拌嘴说坏话也都没有关系。
镇里人以为他们会一起旅行,可在最后他们都选择了独自出门。他们都暗暗地把对方当作劲敌。今天我得了徽章明天你赢了队长,你追我赶卯足了劲,谁也不肯落下。
没有一起旅行,口袋领航员便成了联系的手段。他们总喜欢隔三差五聊一聊,一聊就是几个小时,有时甚至一边赶路一边聊天,竟生生从百点聊到没电,口袋领航员变得滚烫,也不知道哪来这么多话。
一个话题他们总是会聊上好多次,倒也不觉得烦。更多的时候也会聊聊彼此旅行中遇见的好玩的,见了哪些人又做了哪些事。
说起来,好久没有和キヨくん连线了。
好像有一周了。
レトルト手指按着备注,又放下,缩回被子里去睡了。

12月24号 晚上6:00
一睡就是三个多小时,レトルト睁了睁迷蒙的眼睛,捞起充电的口袋领航员。
没有来电。
レトルト有些气闷。
他打算兴师问罪去,就着起床气给キヨ打电话。
没人接通。
他有些更生气了,洗漱一下去吃晚饭,并决定接下来一周都不接キヨ电话。
好像不太可能。

12月24日 晚9:30
没有来电。
没有短信。
电是满的。
信号也是满的。
不高兴。

12月24日 晚23:00
平安夜马上就要过了。
レトルト换了睡衣准备去睡了。
他有点伤心。
他手指动了动,连接了キヨくん。
接通了。
红发在白雪地上依旧张扬,那人就套了两件衣服,厚厚的外套套在他怀抱的东西上。他所在的地方是レトルト熟悉的,烟墨市神奇宝贝中心的门口。
“レトさんー我到你楼下啦!快下来!”
红发的那人在雪地里张扬的笑,好像太阳。
レトルト感觉自己眼睛有点酸涩,忙不迭关了口袋领航员又穿着睡衣关着脚跑下了楼。
然后在门口看到那个乱了他一天心神的人。
キヨ看到レトルト的打扮吓了一跳,把遮盖着怀里的东西的大衣展开又把东西和レトルト一起揽进怀里,带进了神奇宝贝中心。
“レトさん看到我太激动了吗ww就这么跑了下来今天还打了两个电话www虽然我在赶路没接但果然レトさん很在意我啊!”
レトルト闹了个大红脸。
“并没有的事!我只是担某人被我甩在后面伤心的痛哭流涕夜不能寐而已!”
“那就姑且这样吧ww虽然我知道レトさん肯定不肯说实话。但有更重要的事—”
“レトさん,生日快乐。”
キヨ把下巴搁在レトルト肩上,在他耳边说了这句话。
レトルト的眼眶有些红了。
キヨ把怀里的那件东西递给了他。是一颗神奇宝贝的蛋。
“家里的班吉拉产崽啦。这孩子想要托付给レトさん照顾!レトさん可要担负起妈妈的责任哦!”
“谁是妈妈!!”
レトルト接过蛋,对着蛋说,“要叫爸爸。”
然后毫不客气的把キヨ的外套拿来,给蛋盖上了。
レトルト有些犹豫,然后好像下定了决心,狠狠抱住了キヨ。
キヨ只听见从埋到自己胸口的栗色的脑袋那,传来了一声闷闷的谢谢。
“不用谢———说起来レトさん,我来太晚了!今晚可以和你一块住吗!”
“不行!精灵可以进来キヨくん不得入内。”
“诶————レトさん好过分。”
虽然这么伴着嘴,但最后キヨ还是进了レトルト房间。
在床下打了个地铺。
两个人好久不见嘴也停不下来。
忽然レトルト问道:キヨくん,来烟墨市意味着……
“对的我有七枚徽章了!レトさん要小心了!”
“キヨくん还是出去睡吧。”
“诶?!!”
又过了一会,两个人都累了,房间渐渐安静了下来。キヨ为了蛋跑来跑去,也是十分疲劳了,很快就睡沉了。
レトルト因为中午的午睡现在还有点精神。
他笑笑自己一整天的患得患失,从郁闷到生气到伤心。
但看到地铺上那人睡觉的蠢样,他感觉现在自己的心都满的。
他悄悄的把充了一整天电的口袋领航员的充电插头拔掉,发现现在已经是12月25号0:00。
然后他又悄悄的附在某个熟睡的人的耳边:
圣诞节快乐。





第五十九回的全身radio
やばい.マジやばい
有一段话超级甜—
这两个人关系太好了吧………
ヽ( ̄д ̄;)ノ=3=3=3

看了咕噜咕噜魔法阵!这次的重制版!
很有意思!!
因为是レトさん喜欢的漫画所以去补了!
最近在看レトさん以前的实况我的暑假。
好早以前了
早到一周达到2000レトさん就好高兴了……
挺感慨的
现在你也成为了了不起的人了呢
我的暑假这个实况超有意思!!
我的暑假是学习的暑假就是了ʕ •ᴥ•ʔ

看了レトさん的P.T
こわい!!!!!就坚持看了part.1
停了三次
第一次切出去云养狗了
第二次切出去听全身radio了
第三次直接切出去看阅兵了……………
最后转过身的那个吓到尖叫……
晚上一点多还没睡着………
恐怖rpg没问题
但3D真的很有问题啊……
说到底还想看黄昏症候群和48
可是感觉很可怕的样子……
等不需要早起的时候再看吧(つД`)ノ

看了2015年レトさん和フジ和牛沢的斗TV的夜回宣传实况
レトさん和キヨ说牛沢和ペペ(是实况者胆小鬼二人组
但其实这次实况フジ比牛沢还害怕wwwww
都跳起来了wwww
レトさん真的好淡定
不愧是恐怖游戏实况主(?
レトさん和キヨ在全身ラヂオ里说不相信就不会害怕
反正我可能做不到【
很可爱的实况
刚刚有进展的时候时间就到了ww
好想看レトさん实况夜回啊
感觉会很可爱

文笔不好还是不打tag了www【
每次打tag都有种很害羞的感觉【【
完蛋了这个人wwwww

关于某个螃蟹和某个少年的口袋妖怪大师之路

*文笔不好,oocoocooc
*大量私设
*可能有后续
*如果能喜欢真的是太好了
*レトルト中心,有邻家不良出现
*想变成巨钳蟹


我是大钳蟹。
有力的钳子和亮丽的外壳是我所自满的,也是我们这一族所自满的。没有什么是一发螃蟹拳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两发。已经进化为巨钳蟹的前辈挥舞着巨大的钳子,是如此教育我们的。
不过那也是过去的往事,我已经不是野生口袋妖怪,目前作为一个孩子的初始口袋妖怪,脱离了大钳蟹们所居住的沙滩,寄居在人类的家里。行动范围没有以前大,但食物受到了保证。不需要在食物缺乏的时候用沙滩上的沙子充饥,也不会应对食物的竞争断掉自己骄傲的钳子。
虽说过一阵子还会长出来。
如果有什么特别值得苦恼的话,那就是我的训练家还不够强大,而且似乎对我抱有什么奇怪的兴趣。是那种会拿脸颊蹭我,抱着我的那种。如果我没用错人类的词汇,应该是痴汉。
很抱歉。
我们都是公的。
我欣赏的是有着强力钳子和坚硬外壳的大钳蟹女性,会和我一起使用螃蟹拳的那种。
痴汉就算了,不得不承认他的怀抱还是很舒服的。我的训练家还是个未满十岁的小孩,现在的便利店都怎么了,精灵球是可以随随便便卖给还不能踏上旅行的孩子吗。那些呼喊着【当训练家的眼神对上的那一刻战斗就开始了】的幼儿园孩子就是这么来的吗?
联盟是不行了吗。
在沙滩上,大钳蟹们每天为数不多的乐趣就是欣赏训练师的眼神交汇。眼神里大概包含了许多感情,是只有训练家才会懂得。
话说回来,如果按照联盟的标准的话,我大概是十几级左右?
不大懂,反正大钳蟹是用钳子的强大区分的。
既然我有十几级,在没有debuff和满血的情况下,为什么我会被收服呢?这个问题至今困扰着我。
思绪带着我乘上了记忆的洋流。
夏日的海风带来沿岸的草的香味,阳光烘烤着沙滩,沙子因此带上了炙热的温度,是大钳蟹不愿意久居的地方。我躲在岩石底下,午后的歇息是十分重要的。如果有谁要打扰我的午睡,钳子不会放过任何人。
人类总说孩子是最烦人的,熊孩子乱跑的世界是十分危险的。
别这样形容,宝宝熊很可爱也很乖的。
在这个午后,我总算明白了这句话。
扰人清梦就是熊孩子的七大罪之一。
“是大钳蟹!!!!!!”
孩子稚嫩的声音惊扰了我与大钳蟹小姐约会的美梦。
这孩子怎么回事啊,明明不是花盛开的时间,鼻音真重。
“好帅!”
“完全不—帅,レトさん喜欢巨钳蟹,我完全理解不能wwwww。”
“向キヨ氏的房间使用螃蟹拳。”
“wwww真的不能理解啊!”
“キヨ(笑)是无法理解巨钳蟹的强大可爱与帅气的。虽然大钳蟹还没进化成巨钳蟹,但钳子的魅力是不会改变的!”
好吵。
但既然看在其中一个孩子懂得欣赏钳子的魅力的情况下,我就不对扰人清梦的孩子使用螃蟹拳了。
我也不会就是了。
但让我失算的是,孩子是不能宠的。
靠近靠近再靠近,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被一个有着漂亮绿色眼眸的孩子抱在了怀里。
褐色的碎发紧贴着白皙的脸颊,稍稍有点婴儿肥,怀抱也是肉肉的。穿着画着螃蟹的T恤,脸上的笑甜甜的。
可爱。
天使。
站在隔壁的少年挑着狐狸眼,比绿眸少年稍微深些的头发并不是非常服帖,灿金色眼眸好像太阳。将来会是个池面。看着抱着我坐下的孩子,无奈叹了口气。
“レトさん真是任性啊—”
盘腿坐了下来。
“那就在这休息一会吧,真拿你没办法啊。”
不错的笑容。
虽然抱着我的孩子毫不留情地吐槽:
“明明只是个和我同岁的キヨ,什么语气wwww。”
坐下来以后比抱着我的孩子高半个头。
同岁?
呜哇。
过热的天气晒的我迷迷糊糊,软软的怀抱也让我迷迷糊糊,隔壁的孩子们的闲聊打闹也让我迷迷糊糊的。
名为レトルト的孩子似乎因为我没有逃避并攻击十分惊喜,我们一起度过了一个安静和谐的下午。
本来应该是这样的。
让我迷迷糊糊的不仅是太阳,倒不如说因为这种程度的太阳就迷迷糊糊实在是太逊了。
因为食物的问题,我刚刚干了一架,虽然赢了,但也受了中伤。
身后的孩子似乎注意到我身上的伤痕,从背包中掏出了伤药。
不得不说,人类的东西还真的有点好用。
就在他把伤药放回包里的时候。
一个红白相间的东西掉了出来。
一下,两下,三下。
叮———
改变了命运。
一般情况下是不会犯这种错误的,也许那天阳光的确太扰人了,也许隔壁的将来的池面实在太烦人了。但绝对不是因为训练家太可爱了。
他完全不符合大钳蟹的审美标准嘛!
脸颊太软了!褐色的头发贴着脸,稍微有点蓬松,绿色的眼睛是在犯规吗!皮肤太白了!而且还是个鼻音!每次和邻家神烦吵架的时候,都自称是华音。
前段时间华音大臣华音神,最近是什么?华音岛?
明明只是个鼻音而已。
为什么我会作为这个孩子的初始口袋妖怪准备和他踏上旅程呢?
并不是觉得他太可爱了。
真的。
真的!
虽然每天都在探讨这样的问题、并且回忆着往事,但事实上,我要和他一起踏上旅程,这已经是毫无置疑的了。
顺带一提,
隔壁家不良真的有点烦。
池面了不起啊。
好像真的了不起啊。
就这样,我和他的旅程开始了—
俗套的开头。
彩色相互碰撞彼此交融,故事书的封面被初始之风吹开,白色的风车将诉说我们的故事。成为口袋妖怪大师吧,为了儿时的梦与约定。
tbc

学校拍的。
感受到了剪刀的魅力。